当前位置:慈悲网络国学红楼梦中王夫人将管家大权交给王熙凤,是为何?
红楼梦中王夫人将管家大权交给王熙凤,是为何?
2022-09-20

《红楼梦》这本书里,描写的最最生动就是王熙凤角色。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。

王熙凤向以管家强悍著称,其担任荣国府的管家女人,可谓呼风唤雨,权力滔天,甚至风头盖过了自己的丈夫贾琏。

故第26回贾芸谋职,期望能在“修建大观园”这件事上捞点油水,多番苦求贾琏,皆石沉大海,后买麝香、冰片等礼物送与王熙凤,不过两日工夫,便“荣获”大观园采买绿植的肥差。

可细窥红楼,王熙凤能力虽强,但她的身份地位其实很尴尬,一言以蔽之:王熙凤是荣国府大房的儿媳妇,却管理着荣国府二房的家事。

荣国府大房贾赦、二房贾政,业已分家,各过各的,贾赦袭了祖宗留下来的爵位“一等将军”,贾政则做了工部员外郎,占了荣国府正房荣禧堂,掌握了荣国府大部分的资源——贾政二房成了荣国府的真正主人。

贾琏、王熙凤乃是贾赦之儿、儿媳妇,故而是大房的人,按理来说,是没资格管理二房的家务的,但很奇怪的是,琏、凤两口子都在二房这边做事,书中曾借冷子兴之口阐述过这一点:

冷子兴道:“这位琏爷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,也是不喜读书,于世路上好机变、言谈去的,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爷家住着,帮着料理些家务。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,到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,琏二爷了一射之地。”——第2回

琏、凤两口子能在二房这边做事,若是掰开揉碎地分析,其实答案并不难:贾政二房这边没有能干之人,长子贾珠虽才学优渥,却早早去世,贾宝玉、贾环尚是孩童心性,如何管家?只能将诸事交给年长且有世俗经验的贾琏;

王熙凤也是如此,二房这边王夫人年近五十,心力不济,管不了这么复杂的家事。二房这边倒是有一个李纨,却是个寡妇身份,加上才干不佳,不足以撑起荣国府的管理重任,最终王夫人只能从大房那边将王熙凤“借”过来用用。

王夫人选择王熙凤来管家,应当是有一定考量的。王熙凤的能力不用多说,自然是一流的,更重要的是,王熙凤是王夫人的内侄女,自家人自然用着放心——如果没有这一层关系,就算王熙凤能力通天,王夫人恐怕也不敢用。

在这种背景下,就注定王熙凤在荣国府的处境很微妙,一方面王夫人将整个荣国府的全部家务交给她,貌似对她很信任;可另一方面,王夫人一直防备着大房,也防着王熙凤,对其保持一定的警惕心理。

笔者试举一例,目前很少有论者深究此例,那就是第35回“白玉钏亲尝莲叶羹,黄金莺巧结梅花络”的鸡汤事件。

彼时贾宝玉被贾政笞挞,卧病在床,贾母、王夫人、王熙凤、薛姨妈、薛宝钗等人前来探望,期间贾宝玉提出要喝汤,王熙凤便张罗下人去烹调,并自觉做了在场所有人的份,让大家都尝尝,期间王夫人就曾出言询问:

凤姐儿说着,接了过来,递与个妇人,吩咐厨房里立刻拿几只鸡,另外添了东西做出十来碗来。王夫人道:“要这些做什么?”凤姐儿笑道:“有个原故:这一宗东西,家常不大作。今儿宝兄弟提起来了,单做给他吃,老太太、姑妈、太太都不吃,似乎不大好;不如借势儿弄些大家吃,托赖连我也上个俊儿。”——第35回

客观来说,王熙凤的做法不存在任何问题,甚至颇有当家做主的精明之风——贾宝玉要喝汤,在场诸多长辈、亲戚,难道让大家眼巴巴看着?

王熙凤就是看到了这一层,所以默认做了所有人的量,王夫人却出言询问,单从这个情节来看,貌似是王夫人不明就里,所以询问王熙凤做汤的来龙去脉。但如果结合后文贾母的一个玩笑,便知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

贾母在一旁听到王夫人、王熙凤的对话后,随口开了一个玩笑,调侃了王熙凤一番:

贾母听了,笑道:“猴儿,把你乖的!拿着官中的钱,你做人!”说的大家都笑了。凤姐也忙笑道:“这不相干!这个我还孝敬得起。”回头便吩咐妇人说:“给厨房里只管好生添补着做了,在我的账上来领银子。”妇人答应着去了。——第35回

贾母的这个玩笑很奇怪:王熙凤好心考虑到在场长辈、亲戚的存在,给大家都做了汤,即便花费荣国府官中的钱,亦在情理之中,贾母的玩笑太没道理!

是贾母犯了糊涂吗?笔者窃以为,结论恰恰相反,贾母看得太明白了,她开这个玩笑,让王熙凤自己掏钱来“请客”,完全是在保护。

因为相对于王夫人而言,王熙凤的身份太复杂了:她既是王夫人自家的内侄女,又是对手大房家的儿媳妇,更是自家的管家,管理荣国府各项事务,王夫人不得不监督、敲打王熙凤。

贾宝玉要喝汤,王熙凤向厨房吩咐,为了顾及在场所有人,就干脆做了大份,每人都尝尝,这些事本身都不存在任何问题,真正引起哗变的是王熙凤最后的那句:不如借势儿弄些大家吃,托赖连我也上个俊儿。

当然,王熙凤这话肯定是玩笑话,仅仅是为了展现自身的幽默,可对于曾有管家经验的王夫人、贾母而言,凤姐儿的话就涉及到一个严肃的经济话题:如果这碗汤是为了你自己喝,顺便带上众人,那你就不该拿官中的钱来请自己的客!

贾母必定都知道王熙凤的那句“托赖我也上个俊儿”是开玩笑的,但针对管家、财务而言,不允许有任何模糊的弹性言辞,王熙凤既然说是为了自己喝,那就应该你来掏钱,否则就会授人以柄。

这并非是笔者主观臆测,《红楼梦》中是有隐隐的暗示的,譬如第25回“魇魔法叔嫂逢五鬼”,赵姨娘在背后向马道婆说王熙凤的坏话,便言之凿凿地称:了不得,了不得,提起这个主儿(王熙凤),这一分家私要不教她搬送了娘家去,我就不是个人。(第25回)

可见,贾府中已经有人对王熙凤形成了偏见,认为她搜罗贾府的钱,放入自己的囊中。

站在王夫人的角度,给贾宝玉做汤,本是一桩小事,可王熙凤将这件厨间小事扩大化,变成了又要买鸡、又要备料,花费不少银子的“大事”,而且是打着“我王熙凤很懂事,给大家都安排了汤”的旗号——花着荣国府的钱,给自己挣名声,王夫人心里能舒服吗?

恐怕王夫人看到这些,也会产生王熙凤是不是素日里就“大方”惯了,太过随便花费自家的钱的疑虑,这无疑是个很大的忌讳。

贾母很明显看到了这一点,故而有意帮衬王熙凤,看似让王熙凤破费,实则是在“救”王熙凤。

而从这个情节也可以看出,王夫人虽然任用了王熙凤当管家,但始终对其保持警惕心理,甚至第74回大观园发现绣春囊的踪迹,王夫人第一反应就觉得这是王熙凤的东西,并气势汹汹前来问责,读之令人心寒,后40回中,宝玉前脚娶了宝钗,王夫人后脚就断了王熙凤的后路,将管家权全部收回,交给自己的儿媳妇宝钗......

飞鸟尽,良弓藏,狡兔死,走狗烹,王熙凤的一生恰是对这十二个字最好的诠释。

慈悲网络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